莱安

谢谢喜欢(⁎⁍̴̛ᴗ⁍̴̛⁎)
头像约稿欢迎
这里用来存档同人/原创图文
唠嗑戳微博@莱鹿梨
保存/做手机壁纸请随意
用作个人头像ok烦请标注作者
请不要二次上传、印刷等

202高日常

*全文cp有且只有丹昏&旼奂,tag只打本次更新出现的

*每节都短,剧情可能没啥衔接,单元剧感觉(?)可能会有各种bug别太介意

*ooc不可避

 

 

 

 

01

 

 

天气闷热,挺宽敞的洗手间里挤满了来洗手洗脸洗脖子的高中男生,六个并排的水龙头就没关上过几次,不断流淌的水凉凉的,也没带走多少热气。朴志训进来差点没找到地方落脚,边说着不好意思边挤过还没熟悉起来的同学们,蹭进一个没人的隔间,连隔间里的空气都是热的。用挺长时间解决了八成来源于某质量不过关小零食的腹痛问题,出来时洗手间已经空了,朴志训清爽地甩着胳膊走出来,洗好手,整理好着装,一路带风地小跑回班上,发现死党朴佑镇还安静地坐在窗边倒数第三排自己的位置上,和下面不知怎么瘪了的课桌较劲儿。

“这个八成开始就是坏的,我刚已经帮你申请换了,”朴志训踹死党的椅子腿儿,“去会场吧,已经晚十几分钟了。”

朴佑镇立马跳起来转身跟朴志训碰拳,“真够哥们儿。”

开学第一天晚上就开假面舞会,这事儿朴志训及其他新生们开学前一周才得到消息,学长学姐们甚至毕业生们都极少向外透露这个传统,朴志训也想不通这么做有啥意义。虽然说是自愿参加,为了融入校园生活,两人姑且还是穿了礼服,这会儿刚收拾好东西往体育馆跑,到达后发现晚到点儿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不用排队,直接走到接待处验证电子邀请券,并戴上统一派发的半面具。然后朴佑镇回头看向朴志训,一脸神奇。

“竟然都是粉色。”

“男人就是要粉色。”

“你的怎么还有个小蝴蝶结?”

“……”

虽说是为了“不被外表影响地互相了解”而举办的假面舞会,此时的两个少年没有什么跳舞欲望,就先拿了杯气泡饮靠着墙站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直到朴志训注意到自助餐桌上某个早就想尝试一下的网红甜品,就想拉着朴佑镇一起去吃,朴佑镇则突然抽风一般挂上英勇就义的表情说他要鼓起勇气克服认生毛病,自顾自钻进人群中去了。朴志训感动地目送他离开,然后大步走到那个放满红色小蛋糕的精致圆台前,伸手捏起一个,转着圈儿瞅了个遍,看得食欲暴涨,一整个塞到嘴里,想下一个再细品。

这种时候被拍肩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朴志训在被拍肩到回过头去的短短几秒内,想到朴佑镇正在自我治疗怕生不会来找他,大辉这会儿在学生会开会,这人的手又挺大的,八成是不认识的人,真应该教育一下对方这么拍陌生人肩是很不礼貌的,但给新同学什么看起来很凶不好相处的坏印象就不好了,或许还是想来邀请跳舞的妹子呢。于是最终他绷了个自认为挺温柔的表情,一手挡着被小蛋糕塞满的嘴回过头去,视线开始放在比他视平线稍微低点儿的位置,结果只看见一个精致漂亮的领结,仰头往上看到了张黑猫半面具,还有半截嘴唇薄薄下巴尖尖的脸。

……男生?

“愿意跟我跳支舞吗?”

朴志训心生疑惑,赶紧快速吞下小蛋糕,噎得他差点没背过气。猫面具男生似乎觉得好笑,薄薄的唇咧开细长的一条缝,拿起朴志训之前放在旁边的气泡饮递到他手里。

好容易用饮料顺掉小蛋糕,朴志训本来就薄的脸皮变得通红,这么一折腾也就忘了刚才听到的提议,又盯着对方面具之间的眼睛等着他开口。猫面具男生似乎意识到这点,开口又重复了一遍。

“愿意跟我跳支舞吗?”

“确定是问我吗?”

“不然呢?”

虽然觉得奇怪,不过这也算是来舞会的目的,反正现在戴着面具,跳就跳吧也跳不出什么事儿。朴志训把手搭在对方掌心往舞池走去,dj刚好给切了首慢三,朴志训因为身高的缘故自然地跳了女步,在随着气氛被调暗的灯光下,两人在一对对异性舞伴中也没有那么显眼。朴志训第一次跟比自己高的人跳舞,也是第一次跳女步,好几次蹭到对方结实修长的腿,差点绊倒时被对方一把搂过去重新站稳。朴志训感到尴尬,不过在美妙的音乐声中渐渐恢复了心情。

他故意没挑起话头,舞伴也全程没讲一句话,然而美好的沉静没持续多久,朴志训在一个退步差点撞上后面的人,接着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志训啊我要跟——啊你慢慢跳!我先撤了!”

这傻狍子为什么一定要来跟我喊一声啊!!!

朴志训看着今晚第二次消失在人群中的朴佑镇一阵拳头痒,本想不交换姓名跳完就溜,这下可好,朴佑镇一嗓子就把神秘的面纱扯得稀碎。

“看来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舞伴又笑,“志训,对吧?”

“没错,舞伴先生,那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我是外校的。”

“这不是本校迎新舞会吗?外校也能来?”

你是一年级新生吧,”舞伴解释说,“有这种奇葩传统的只有你校,每年这时候其他学校都会派外交部的几个人过来,因为促进外交……和一些有的没的东西,你们校长也乐意。”

“哦……”

朴志训觉得对方说话坦然自信,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问他,“你拍我肩之前是不是暗中观察我好久了?”

“为什么这么说?”

“不然你怎么知道旁边那杯气泡饮是我的。”

“……”

舞伴陷入沉默,嘴唇合紧了,眼睛也彻底消失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表情。仿佛掐好了时机,温柔的慢三也刚好结束,紧跟了一首激情的快三,灯光也从暧昧的暗紫变成橘红。朴志训随舞伴的动作停下。他和开始一样轻轻牵着朴志训的手走出舞池,转身凑近过来,在朴志训的耳边说,我该走了,接我们的车差不多快到了。

想着可能以后都没机会再见,朴志训懒得去想这句话的真实性,道了别就随他去了,自己也没有再踏入舞池的心情,就干脆回到自助餐桌边,却崩溃地发现小蛋糕都被吃光了,留下一台子大大小小的红色残渣。朴志训后悔自己第一个吃的狼吞虎咽,又怪刚才的舞伴逼得他味道都没尝出多少,最后气朴佑镇喊他名字。接着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摸出来一看,朴佑镇的微信消息,说给他俩在后天的正式迎新晚会上报了舞蹈节目,明天没课记得去舞蹈室练习。朴志训气不打一处来差点把手机砸地上,又看消息一条接一条弹出来,朴佑镇说选了个他们暑假还一起练过的舞,复习几遍走位就行了。

最后补了句,下次请你去吃新开那家烤肉,管饱。

朴志训没志气地屈服于美食之下。他把手机塞回兜里,最后可惜地看了眼小蛋糕残渣,不甘心地抓了个旁边盘儿里的巧克力甜甜圈叼在嘴里,才满意地离开体育馆。

 

 

>>>

 

 

开完策划组总结会后社团活动时间刚刚结束,邕圣祐收拾好笔记、拎着塞满零食的包到达活动室时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只剩社长和几位成员还围在电脑旁讨论着什么。

“回来啦,”好友姜丹尼尔抬头笑出一对兔牙,招招手让他过去,“我们刚看完刚迎新大会舞蹈组的录像。”

“想主动招新人了?”

“对啊,现在团里几位主力都已升高三,老师不给他们参加社团活动了,”姜丹尼尔压低声音说,“刚好看录像感觉这届有几个不错的孩子,想试着招募一下……比如你看这位,自编舞的。”

邕圣祐凑到电脑前,屏幕上是个似乎是混血的漂亮孩子,动作干净流畅,散发着浓浓舞台魅力。他举了个大拇指在姜丹尼尔眼前表示附议。

“还有这组,”视频播到下一个,姜丹尼尔也紧跟着解说,“左边这位编的舞,昨天已经找我递过申请,刚才我发消息告诉他通过了。右边这位solo部分跳了Poppin,想给圣祐你看看。”

“我觉得很……”

“好”字还没出口,邕圣祐突然感到微妙的即视感,他仔细观察了下跳着Poppin的男孩子,看他飞起的栗色短发和漂亮眼睛,突然意识到原因,猛地一拍手,憋了笑回头看向还在等他评价的姜丹尼尔。

“这位就是,前天晚上你的舞伴……”

姜丹尼尔满脸懵,“你怎么知道?”

“面具是我发的……”

“???”

“其实面具本来是分性别的,装面具的篮子被我撞翻了全部混在了一起,还没整理好呢,他就来了,我顺手抓了一个面具给他,没留意刚好就是做了标记的那个……”邕圣祐抓抓头发,不好意思地摆出一个卖萌的表情,“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啦!”

“算了,八成他再见到我也不会把我和他的舞伴对上号,”姜丹尼尔一脸看破红尘,“跟你玩这种必须跟拿了特殊面具的人跳舞的游戏也是我石乐志。”

“这才不是游戏好嘛,这是优良传统……”

“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憋笑。”

“所以你为啥骗人家说你是外校生?就因为不想说名字?”

“打扰了,这里是街舞社吗?”

迅速辨识出声音的主人,刚开口要回答犀利提问的姜丹尼尔脸一僵,邕圣祐强忍住新一波笑意跟站在门口的人打招呼,“对,想申请入社吗?”

“嗯,我朋友说他来了,我就也来试试……”、

“我们看过你昨天舞台录像了,填下报名表,走个形式,下周起就可以来一起活动啦。”邕圣祐瞟一眼旁边仿佛冻住了的姜丹尼尔,继续说道,“来顺便跟我们主力之一打个招呼。”

姜丹尼尔被强制解冻,瞪了一眼憋笑憋得全身颤抖的好友,颤颤巍巍转过身来,颤颤巍巍伸出右手。

“初次见面,我是姜丹尼尔。”

对方礼貌地微笑着握住他的手。

“原来黑猫先生不是外校生呀。我是朴志训。”

邕圣祐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姜丹尼尔脸红成个桃子,结巴着应了一句“哦”,呆呆地看着朴志训接过申请表坐在他面前写起来,脑中一团浆糊,视线却无法从他脸上移开。

那面具下的眼睛,原来这么好看。

姜丹尼尔心无杂念地感叹,完全把好亲友坑自己以及自己坑自己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朴志训离开后好一会儿邕圣祐把手放他眼前晃半天他才回过神,一巴掌拍在桌上,大喊这孩子我要了!看看社长和邕圣祐的奇怪表情觉得自己说错话,改口道,这孩子我们要了!

“人家填表前我就说了哎,你有听到吗?”

姜丹尼尔愣愣地看他,邕圣祐面对这傻样只觉得好笑。

他肯定是没听到。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