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转载

谢谢喜欢(⁎⁍̴̛ᴗ⁍̴̛⁎)
这里用来存档同人/原创图文
唠嗑追星戳微博@莱鹿梨
保存/做手机壁纸请随意
用作个人头像ok烦请标注作者(我的lofter英文id或微博id)
请不要二次上传、印刷等

【旼奂】不要随便对别人的除毛情况表示好奇(二)

 

* 强!行!续!

* 已经跟毛完全没关系了,挺矫情的慎看

* 瞎几把乱写,OOC不可避

 

 

 

 

春季气温像人际关系般捉摸不定,今天大回升可以穿着短袖出门,明天没准就降温到盖着棉被也觉得冷。就像这天夜里,黄旼炫本来盖了个小薄被睡得舒服,睡着睡着突然一个喷嚏把自己喷醒,还喷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呆滞了两秒,想会不会是因为好室友不在导致卧室里热源不足,内心默默地念两句希望成云哥在丛林别出事,回头又想厚被子放哪儿了,最后想起放在一个还挺远的柜子里。黄旼炫叹气,把身体缩成个虾米,裹紧被子,打算假装自己很暖和接着睡。

 

还是在打了第二个喷嚏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后无奈下了床。

 

既然“好不容易”离开了床,就得趁机多做几件事儿,黄旼炫去厨房喝了口水,又跑了趟厕所,洗过手出来才去抱被子。蓬松柔软的被子挡住了他一半视线,所以他没看见在房间门口站着个人,撞上去的时候被子起了缓冲作用,他没刹住车,脸陷入被子里。

 

“哥。”

 

黄旼炫后退的脚步差点一滑。他侧侧身子,有点尴尬地看着来人。

 

假装无事发生过问他为什么半夜出现在这里?还是先扯个谎解释一下?不对,都过去好久了他大概早忘了吧,也不是什么很重要很特别的事儿……

 

“哥,我冷,”金在奂没等到他的回答,揉揉眼睛又问,“一起睡好不好?”

 

“为什么?”黄旼炫大脑当机。

 

“因为哥身体暖和,而且不会把我踹下床。”

 

黄旼炫还没完全清醒,看金在奂穿着睡衣抖抖抖的样子心生可怜,就点头挥手同意了。金在奂也不客气,等黄旼炫靠里躺好——还没来得及放下整理被子的手臂——就一骨碌滚过去躺到他怀里。

 

这时候黄旼炫彻底清醒了,手在空中无措地举了几秒,往前放也不是往上放也不是,最后慢慢落在自己身侧一个非常不舒服的位置。

 

不舒服就不舒服吧。只庆幸金在奂躺好后没再朝后贴得更紧,老老实实地背对自己躺在边缘,估计是因为体感温度上升而再次陷入了睡眠,肩膀微微起伏着,呼吸声平稳安定。黄旼炫开始努力平息自己快炸开的心跳,厚被子加上面前躺个人,他不想变的更热了。

 

“哥喜欢我吗?”

 

黄旼炫仿佛听见了五百炮筒齐开炮的声音。

 

他强行把这当成好兄弟谈心,故作轻松地回答,“喜欢啊。”

 

“有多喜欢?”

 

这问倒了黄旼炫,他无法总结自己有多喜欢金在奂,或者说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金在奂是他能力出众的队友,是可爱懂事的弟弟,是平时陪着他一起皮的损友,也是他暗暗喜欢了大半年的人。但至于到底多喜欢,黄旼炫摸不清个具体程度。

 

他组织了半天语言后挑了个不温不火的说法,“大概是,很珍惜每天相处的那种喜欢。”

 

说完他仗着金在奂看不到自己的脸龇牙咧嘴发泄崩溃心情。

 

“我倒是每天都想从哥身边逃开。

 

“每次亲切的打招呼,每次叫我的名字,每个拥抱……都想逃,跑得远远的。”

 

金在奂声音轻轻的,像一缕棉絮飘落,在不明白前因的黄旼炫心里却像山体滑坡,把他砸得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那次之后到现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黄旼炫觉得金在奂在刻意躲着自己。两人除必要的事外再无任何多余的交流,他偶尔想找金在奂说点什么都得假借工作录像做理由。某天看到金在奂和姜丹尼尔不知聊到什么搂抱着笑成一团时,他远远地停下脚步看着他们打闹,看得微笑快僵硬,才安静地转身走了另一条路。

 

有那么几次,黄旼炫想去问金在奂为什么躲着自己,又纠结地觉得是自己太出格的罪有应得。独自苦恼没什么意义,又不知道找谁倾诉,憋了这么久他甚至觉得自己像不断充气的气球快爆炸了。但今晚看到金在奂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半睁着迷糊的眼睛说好冷想一起睡,他以为即将崩裂的气球已经飘离,这时觉得不过是被推到了他看不见的角落里,随时会再飘回来。

 

“讨厌为什么还来找我一起睡?”黄旼炫压着情绪说,“为什么还要问我有多喜欢你?”

 

金在奂没回答,呼吸却乱了起来,声音闷闷的,夹着一点细小的呜咽声。

 

黄旼炫一下就傻了。

 

他在哭?

 

今晚没什么云,月光从黄旼炫身后铺进来,清清冷冷地落在他们的床铺上。黄旼炫脑里也跟这月光似的一片空白,心脏反倒砰砰地跳得飞快。金在奂先他一步平静下来,再开口只是声音沙哑了些。

 

“旼炫哥啊,你知道什么让我感觉最累吗?”不等黄旼炫回答,他自顾自地说下去,“不是练习到凌晨回来只能睡一个小时,也不是录音反反复复也通不过,更不是上次瞎扯的没法吃夜宵。

 

“这些都证明了我在为自己的目标努力,在通往成就的路上前进,累也只是身体劳累,抽空好好睡一大觉就啥事没有了。

 

“最累的是心呀,旼炫哥。是去年那阵子,每次我们十指相握,碰着额头,一起说‘我爱你’的时候呀。”

 

黄旼炫安静听着,心难受得像是被人死死攥着,血液都要凝住。他回忆起那段时间,有几次他在准备动作时故意睁着眼睛想看金在奂的脸,但距离太近了,总是模糊成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看不清也让黄旼炫莫名心跳加速,眼神黏上了一般怎么都挪不开。他现在才知道,令自己心动不已的那些时刻里,原来对方是这样的心情。

 

金在奂继续往下说。

 

“上次旼炫哥让我不要离开时,我想起他们说我们一起走过来是命运安排,可命运也同时安排了我们年末就要分离啊。我说遇见旼炫哥是那去年最幸运的事,可哪来那么多幸运可以用一辈子呢?

 

“我想着……偷偷地想着,如果现在离得远一些、不陷得太深,以后分别时是不是就会少一点痛苦呢,但思念反而叠加得更多了。

 

“我没有讨厌你,我怎么可能讨厌你……

 

“怎么舍得讨厌你呀。”

 

声音轻得近乎耳语。

 

这次黄旼炫终于懂了。

 

他想起过去的无数个片段,自己一直沉浸在轻松的单恋世界里,却没发现原来对方也怀抱着同样的想法。

 

他们有着相似的温柔,这温柔让他们过多地照顾别人的感受,反而为了不给对方带来困扰也不想让自己被伤害而压抑了自己,或用其他多余的亲密行动掩盖真心。

 

如果他能早一点发现,如果他能早一点面对真正的自己——

 

“在奂啊。”

 

“嗯?”

 

“对不起。”

 

过了一小会儿,金在奂慢慢翻了个身,黄旼炫看到他在月光下亮晶晶的泪痕,觉着它们一道道都化成刀痕刻在自己心里。他抬起手臂,这次没有犹豫地往前伸,把金在奂搂过来,金在奂躲开他的脸低头往下蹭,就直接贴在了他胸前。

 

“对不起。”

 

“你别……你不要道歉。”

 

“你刚才问我有多喜欢你,我说谎了。我像喜欢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那样喜欢你。”

 

金在奂抬起头,瞪了一双还闪着水光的眼睛看着黄旼炫。

 

“未来的确充满不确定,我也无法承诺任何永远……”黄旼炫脸颊热起来,忽然有些结巴,他深呼吸,又接着说,“但现在,至少现在,就算时间有限,我也想和你一起好好走完。所以……

 

“不要离我太远好不好?”

 

被子里传来哭声。

 

“认识你,也是我最幸运的事啊。”

 

 

 

 

 

 

 

 

 

 

 

这回是真的

 

好像烂尾了

 

 

 

 

 

 

 

 

 

 

 

 

IF

 

 

 

 

“你呢?”

 

“啊?”

 

“在奂尼会除毛吗?”

 

“啊??”

 

不满意金在奂的答案,黄旼炫也没再问,干脆直接捏住他的上衣一角往上掀,掀到一半被他抬手死死按住。

 

金在奂手指尖儿冰凉,脸颊又热得发胀,他想逃回自己房间或把黄旼炫踹去浴室冲冷水,但他只能仰着下颌——低下头距离就太危险了——盯住受到阻碍抬头望向他的黄旼炫,从牙齿缝挤出一句“快停下”。

 

“停下?”黄旼炫似乎觉得好笑,放过金在奂的上衣,手撑在他身侧,一点点往他身上靠,金在奂眼看着对方整个身子都快压在他上方却无法反抗,手肘撑在柔软的沙发上艰难地维持平衡。

 

“当猛兽看到猎物,会停下吗?”

 

“哥把我当成猎物吗?”

 

“嗯……人饿的时候看见美味的食物,会停下吗?”

 

“不还是吃的吗!”

 

“也不知是谁认可了饺子这个外号?”

 

“……我。”

 

“那就要做好被肉食动物吃掉的觉悟呀。”

 


评论(17)

热度(96)